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资讯

资讯中心

    Information Center

河南农投金控

地址:中国.郑州市农业路33号
电话/传真:0371-65718835
在线客服:

《河南日报》外贸产能大迁徙:这家浙江纺企工厂全搬到河南,图什么?

2020-08-21 10:40:33

一场疫情,让绍兴汇太纺织的产能转移加速。

  “浙江这边的工厂今年4月就关了,织造、印染和家纺等生产线,全部转移到了河南。”绍兴汇太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马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疫情让出口订单骤减,也让包含租金、税费和人力在内的多项成本压力变得棘手。把生产线全部转移到中西部地区,不仅可以省下一年超过600万元的租金,还可以获得更充裕的劳动力资源,“不用担心用工荒了”。

  马香的选择既典型也不算典型。

  这是劳动密集型企业从东部转移到中西部的样本,也是疫情背景下,传统外贸制造业产能转移的路径之一。

  只是,和多数刚刚萌生产能转移念头的企业相比,早在2017年,在河南当地政府的招商引资下,马香就选择在河南买下了20万平方米的场地以建立厂房,地价投入平均下来只有浙江的四分之一。也因为如此,把产能从浙江全部转移到河南后,在她的账本里,才能干脆地划掉数以百万计的高昂租金。

  对于未曾一次性购入土地的企业来说,河南和浙江的工厂租金以及土地价格相比,大约是1:4的差别——不能完全抹去这项成本,不过可以省下一大半。

  

  8月1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外贸稳外资工作的意见》,鼓励中西部、东北地区发挥优势,承接劳动密集型外贸产业。

  在国家的引导下,外贸企业产能转移的动力和顾虑有哪些?背后的经济账终究是最现实也最关键的。

  转移中西部的动力

  用马香的话来说,产能转移到中西部,对企业来说的最大吸引力是工人——江浙地区普遍面临的“用工荒”难题在河南不再是问题。

  “除了一小部分技术工人,我们工厂的普通工人,90%都是河南人。”马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个颇具中国特色的例子是,由于大部分工人在家乡,春节期间工人的放假可以推迟及缩短一些了。如果在浙江,因为回乡的车票难买,可能从春节前大半个月就得开始给工人放假,一直放到正月十五。但产能转移到了河南后,春节前5天开始给工人放假就可以,两者的差别至少在半个月。

  在纺织行业,就技术工人而言,浙江和河南两地的工资几乎没有差别;普通工人的工资,河南会较浙江每月略低100~200元。对于马香来说,差别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除了用工方面的优势,中西部的土地资源也更加充足,成本更低。这也是企业把产能转移到中西部的主要动力。

  在税费方面,中西部地区为了招商引资,往往会给相关制造企业提供相应的税费减免等优惠,而在国家层面的优惠政策,两地的差别并不大,“基本都能落实到位”。

  在马香看来,各地政府临时出台的招商引资相关的补贴政策,一般都是只给办厂的前几年,之后如何改变尚不能明确,因此也并不会成为注重长期发展的企业考量的主因。

   企业顾虑和成本增项

  “有一家常年给我们公司供应原料的工厂,本来想和我们一起去河南,但后来发现,搬过去可能就只有我们一家客户。”马香表示,与东部地区相比,中西部在产业链的完善及密集程度上均有差距,这家原本与他们位于同一园区的企业,放弃了产能转移的念头。

  有研究显示,目前,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关联产业的配套率已达到96%以上,但中西部地区这一指标还达不到30%。

  

  事实上,为了减少当地产业链不够完善带给企业的困扰,马香也着实花了一番精力,从原料到织布、到印染、再到家纺成品,公司提前布局以不断延伸产业链,争取自己能“一条龙”完成生产。

  也正是因为相对完善的产业链和多年来的海外布局,马香的河南工厂已经挨过了疫情中最难的淡季,迎来了忙碌的旺季。“我们只需要从大的原料厂采购上千吨原料,就可以自行生产,然后从青岛上港出货。”她这样说。

  “刚回河南时,我们把织造机器买了,后来又增加了原料加弹设备。今年疫情,促使我们的产业链更加完善了,我甚至都开始考虑购买各种做辅料的小设备,自己生产家纺需要的各种辅料。”促使马香不断投入资金增加设备的原因是,在河南当地,上下游企业集聚度不够,到东部采购的话不仅要面临物流成本,还有时间成本,“有时候要等3~4天,物流可能还到不了”。

  不过,即使增加物流成本,马香眼下也更愿意回东部地区采购包装纸箱等辅料——由于竞争充分且供应商成熟,采购成本会比河南便宜不少,“算上运费也比河南便宜”。

  另一个转移至中西部会增加的成本项,是出口产品从工厂运往港口的内陆运费。

  马香算了一笔账,从河南工厂到青岛港(6.280,0.00,0.00%)或连云港(3.750,0.00,0.00%)港口的内陆费,如果企业利润没有那么多,或者企业规模较小,是会亏损的。

  对她来说,工厂的产能规模不小,500个集装箱柜子的内陆费,增加的成本大约是50万~100万元,总体利润可以覆盖。

  安徽省服装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的经理孟卓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引导企业转移到中西部的政策还需要更多研究以解决企业真正的痛点。

  诸暨航丰针纺织有限公司专门为国内外航空公司提供抱枕、毛毯等纺织品,去年产值约为2亿元。该公司总经理密丰运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公司近几年也去中西部地区考察过。但得出的结论是,上下游配套不足、运输成本增加,以及地方政策的连续性等,是企业的主要顾虑。

   产能转移适合谁?

  综合多项成本和因素,马香认为,产能转移不能只图租金或人力方面的便宜,尤其是规模较小的企业,“不宜贸然行动”,除非当地政府提供了完善的配套产业园或辅料市场。

  根据她的经验,很多公司跑到了中西部,当地政策优惠力度不小,执行得也不错,但当地招商官员对市场和企业运营的认识度还不够充分,容易出现“企业招回去但活不了”的遗憾。

  目前来说,适合把产能转移到中西部的企业,是那些自身产业链就比较完善的较大规模企业,以及一些做国内市场,利用国内快递、物流等可以正常运营的电商企业。

  在孟卓看来,不管是把产能转移到了中西部还是东南亚,企业都必然会考虑投入和产出效率。他总结称,在纺织行业,人力成本便宜抵不过效率低下、缺乏相关配套产业支持,以及增加的运输费用带来的成本增加。

  不过,每家企业面对的客户群不同,因此面临的社会环境和考虑因素也会有所差别。孟卓认为,对于那些面向欧美市场的外贸企业,产能转移到东南亚可以规避贸易摩擦和关税增加带来的风险,而以国内销售为主的制造企业可以考虑到中西部地区办厂,因为国内的物流和交通足够完善,相关成本一般也不会给企业带来压力。

  

  对马香来说,由于公司的海外市场主要在发展中国家,她并没有在东南亚建厂的动力,反而因为部分客户在南美,早在5年前就布局了巴拉圭的工厂,以享受南美经济一体化组织南方共同市场的关税优惠和便利。

  她坦言,自己的团队也曾多次考察过印度,想在印度建立工厂,但因为中印关系的波动和当地政策的不稳定而未能落地。

  在“鼓励中西部、东北地区发挥优势,承接劳动密集型外贸产业”之外,8月1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外贸稳外资工作的意见》还提出,鼓励有条件的地方结合当地实际,通过基金等方式,支持加工贸易梯度转移。培育一批东部与中西部、东北地区共建的加工贸易产业园区。借助中国加工贸易产品博览会等平台,完善产业转移对接机制。

  同时,对纺织品、服装、家具、鞋靴、塑料制品、箱包、玩具、石材、农产品(8.550,0.00,0.00%)、消费电子类产品等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企业,在落实减税降费、出口信贷、出口信保、稳岗就业、用电用水等各项普惠性政策基础上进一步加大支持力度。

  这些政策让马香在河南办厂的信心越来越足。按照她的计划,生产线全部转移到河南,而贸易公司将继续留在浙江,继续保留1000平方米办公室和展示厅,以方便与来到中国的外国客商洽谈。

  对密丰运来说,应对在疫情中出口额骤然降至零的挑战,最及时有效的办法不是把产能转移到中西部或东南亚,而是抓紧进行电商及内销市场的布局。

  经过2个多月的试水,密丰运的电商转型已有了起色。“原来想着一天卖200条,就可以保持工厂的正常生产,结果一周后我们每天的平均销量达到了1400条,产量反而开始变得跟不上了。”密丰运在疫情的危机中开拓出了新的销售渠道,也让几个月前“养工人”的压力变成了增加招工人的“甜蜜的烦恼”。

  根据他的预计,随着更多航空公司陆续复飞,今年下半年的内外贸订单都可能迎来爆发性增长。


公司地址:中国.郑州市农业路33号
电话传真:0371-65718835
公司邮箱:kefu@lcvc.net
河南农投金控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05007147号   营业执照信息公示